壹周 2016-7

“If people sat outside and looked at the stars each night, I’ll bet they’d live a lot differently.” – Bill Watterson

8479486_bukobject

paint by Elsa Beskow (1874-1953)

1.

每年第7周都是哥德堡中小学的运动休假周。其它地区也会分时进行运动休假周的安排。据说此传统在瑞典始于1940年,最早的目的是为了关闭学校的供热而节约燃煤资源。后来逐渐演变成鼓励学生们进行冬季的户外活动和身体锻炼。

欧洲人对户外运动的重视程度,怎么设想都不过分。对比国内的情况,大致和家长们对英语、数学的热情相当。老实说我始终对此保持着惊讶和感叹。

我随机采访了一些家有学生的同事,无一例外,百分之百都去了瑞典北方、挪威或阿尔卑斯山滑雪。有些是全家出动,有些是父母一方陪同,另一方坚持上班。也有亲朋好友组团的形式。滑雪度假村一般会提供周六到周六的一周套餐式服务,也有三天的短期套餐。商业运作极为成熟、可靠。这不正是一边享受生活、发展体育运动、提高人民体质,一边又搞活经济、提高GDP吗?

在国内时我们也曾经尝试滑雪,大多是北京周边的滑雪场一日游。只有一次我们全家去了黑龙江的亚布力滑雪场度假三天。因是自助游,在购买滑雪票、租装备方面遇到各种情况,几番斗智斗勇最后还不确定是不是被宰了。滑雪的乐趣大受影响,后来再也没有认真地滑雪度假。

来到欧洲,对自己的滑雪水平没有信心,家人也很难凑出合适的时间,竟也一直没有滑雪。只是每年的此时,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个学会滑雪的梦想。

2.

因为运动周,同事们纷纷休假,办公室几乎空了一半,坚持上班的我们部门六个人干脆聚到布达佩斯,和这边的员工一起工作。

每天下班后我们会沿着多瑙河慢慢地一起走回酒店,再找个餐厅享受红酒和晚餐。布达佩斯的物价远远低于哥德堡,我们可以自在地尝试不同的餐厅。

这天晚上,我们来到了一家意大利餐厅。酒足饭饱后我们谈起了瑞典经典赛事系列(由越野滑雪90km、游泳3km、自行车300km、越野跑30km)组成。只要在一年之内完成所有的比赛,可以得到一个特别的证书。有几位同事已经完成了这个挑战,让我看来很酷。不过,我的晚餐伙伴们可不这么想,他们一致认为是中年危机才使人尝试这mid-life-crisis个挑战。没有危机好好的谁会干这么疯狂的事!

我听了默不作声,庆幸没跟他们说过我要跑90km越野跑的事,不然他们一定认为我也中年危机了。不过,他们都知道我跑过马拉松的事儿,会不会已经认为我中年危机了?

想到这里,我轻轻地说,跑完马拉松时感觉挺有成就感的,从来没想过自己是不是中年危机。他们一致向我声明,只跑个马拉松还算正常,不正常的是先游泳、再骑车、然后还要跑个马拉松!而且中间还不休息,那样一定是中年危机了!!

我松了一口气,暗暗地想大概不能随便和朋友们谈论疯狂的耐力运动。不爱这些挑战的人会把这种不同寻常的举动直接联系到中年危机、甚至精神不太正常。以前我还真没想到过。

3.

周一飞布达佩斯之前,先在家上班,看外面阳光灿烂,中午忍不住到林中跑了一圈儿九公里。天气预报布达佩斯竟然阴雨连绵,真心不忍此时离开如此晴好的哥德堡。可工作日程已定,无法更改。

我先飞慕尼黑,又转飞,终于“在午夜降临前抵达”布达佩斯。这其实是去年国内出版的一本欧洲游记的书名,还得了年度旅行图书奖。作者刘子超。因为有关东欧特别是匈牙利,我特意买来细读了此书。书中罗列了非常多的历史、地理、文学知识,读来只觉自己知之甚少。不过令我印象最深的竟是这个书名。此后每次乘坐晚间航班,十一点多落地,和前来迎接的当地司机默默地接上头(因语言不通一般都是以名牌作为暗号接头),在夜色中前后走出机场,我就不由自主地默念这句话,心中有了某种诗意。

在布达佩斯工作、和同事们晚餐、闲聊之余,顶着细雨,又抽空完成了一次间歇跑和一次慢长跑。还是老路线,配速也一般,没什么值得细说的。

4.

我一直避免进入太多的网络(社Screenshot_2016-02-22-16-26-52交)平台。虽有Facebook,因很少更新而几乎等于没有。没有Twitter、也没有微博。最积极使用的要算微信和益跑网的博客。

最近偶然进入了Strava的世界,竟然喜欢上这个以跑者、骑行者为主的社交平台。目前我在Strava只有两个跑友,不过点赞、社交并不是我喜欢它的原因。

我喜欢它可以汇总各项运动的数据,支持很多运动手表或手机应用。我现在只有Garmin620的数据,将来可能会增加游泳、骑行甚至滑雪的数据。它很方便使用。当我上传620的数据到GarminConnect时,Strava也会自动同步,不费丝毫力气。

Strava的数据分析功能强大,远超GarminConnect。还会自动分析出同一路线自己的跑步成绩是进步了,还是退步了。也会比较所有的Strava跑者,了解某些路段的排名。感觉时时刻刻都在比赛中,和自己比,也和别人比。

我还喜欢它可以上传照片,特别适合我这种经常跑拍的人。相信Strava还有很多强大的功能,有待我这个新用户去发掘。希望国内的跑友也能用上Strava,或者国内有类似的中文平台?

5.

布达佩斯的酒店里可以收看中央四台,因此我看了关于鸟类摄影家边缘的纪录片。为了拍到满意的照片,户外探险基本就是他的生活。往往几万张照片之后,才会拍到一张令他满意的。片中他在沙漠里潜伏了一整天,最后终于等来了几只天鹅。不过还要等天鹅们飞起来,恰好又经过夕阳照耀下的河流金带,才会得到他构思的艺术画面。而这始终没有发生。但其间他偶然拍到了一张老鹰经过太阳光晕的照片,虽是计划之外,毕竟使这一天的辛苦有所收获。

如今数码、手机摄影的普及,几乎人人都爱上了拍照。我也不例外。对比边缘这位专业摄影家,我觉得自己太容易满足了,喜欢随便拍的很多照片,也喜欢朋友们拍的各种照片。也许要想进步,拍出更好的照片,首先要对自己的照片百般挑剔、删掉百分之九十九、只留下那百分之一的精华好照片。

我也拍过天鹅的照片,不过不是等来的,是遇上了就拍,毫不费力气。我还特别喜欢拍蓝天白云为背景的照片,下面两张是本周拍的布达佩斯英雄广场以及广场边的溜冰场。在它们被觉悟了的摄影者(本人)删除之前,先分享给大家看一下^-^

DSC03517

DSC03532

 

本周跑量31km,全年跑量288km。谢谢阅读,祝新的一周快乐!

壹周 2016-5/6

“Go for it now. The future is promised to no one.” –Wayne Dyer

DSC02721

1.

清晨六点整,我在布达佩斯酒店的套房里醒来。来这家酒店次数多了,经常会被升级到贵宾房间。与酒店的员工也成为熟人。我经常说,布达佩斯是我在欧洲的第二个家。有些人的旅行目标是到尽可能多的地方一游。而我似乎热衷于某些地方一去再去(不管因私还是因公),喜欢把更多地方变成家的感觉。

我穿好跑步的装备,来到大堂,看见我的同事H已经在等我。出差时遇到爱跑步的同事,经常会约了一起晨跑。

说起来H君本不爱跑步,去年五月我们组团参加5X4km接力比赛时,因五缺一而拉他加入跑团。彼人长期爱好航海与滑雪,身体基础不错。第一次训练六分多配速只能跑三公里,一个月后就进步飞速,比赛时以四分多配速完成了四公里。之后他犯了初跑者难以避免的错误,迅速增加跑步的训练量,由于练得太猛,竟然腿部肌肉拉伤,只好跑休,接受了一段时间的理疗才慢慢恢复。

最近H君一直在练习越野滑雪,二月底会和几位同事一起在著名的瓦萨滑雪赛中一较高低。跑步算是他的交叉训练。

我在布达佩斯晨跑,通常轻松慢跑六、七公里,享受清晨多瑙河的平静,或者利用道路的平坦而进行间歇跑的训练。但每当和同事一起,就容易你追我赶、跑成中等配速。周四和H君一起跑了6.6km,配速5:34。周五又跑了8.6km,配速5:31。这种配速跑的过程中,我们还谈论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,也交流了多瑙河的知识。回到酒店后洗浴、早餐,再开始忙碌的一天工作。

H君是瑞典同事的典型代表,工作中很敬业,也十分重视家庭,同时又有自己的业余爱好与追求。和国内的朋友相比,瑞典同事发财致富的可能性很小,但他们拥有更平衡的发展和幸福生活。在这边久了,我也逐渐有了新的理想,追求平和的生活、简单的幸福。而跑步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。

2.

春节这周哥德堡的天气照常是冬天的黑暗、风雨雪交加。我意志软弱而放弃了晨跑,增加了通勤跑的锻炼。从家到公司,正好十公里左右。一路都有人行道通行,路口也不多。即便是路口遇上红灯,也可以左看右看、小心闯过。这是跑者常用的一招,因为城市小车辆少,一般都没有问题。

六点半出门,七点半前就到了公司。瑞典人有早上班、早下班的习惯,七点半公司里已经很热闹了。我拿上前一天准备好的换洗衣服,来到底层的洗浴、更衣室。更衣室不大,可同时容纳四、五个人。因为设在办公楼里,方便了跑步或骑车上班的同事们。我在这里经常遇到一位产品经理U女士。因为负责不同的产品,工作中我们交流并不多。但经常在更衣室相见,闲谈几次就了解了对方的锻炼习惯、参赛计划。也多了几分熟识感。

这一天我们谈到了五月的哥德堡半马,我告诉她去年的赛事距斯德哥尔摩全马只有一周时间,因此我为了减量而放弃了哥德堡半马。今年我会和她一起参加半马,两周后再参加斯德哥尔摩全马。她说,全马实在太难了,想想看,好不容易跑完了哥德堡半马,然后对自己说,还得再来上一圈!!绝对不行!!我哈哈笑起来,更衣室里还有一位女士也忍不住笑了。

我说,虽然可以跑全马,其实我参加十公里比赛也感觉挺难的。人的精神力量是很神奇的。当知道这是个全马比赛,就会调整到可以适应四十二公里的强度。如果事先知道是个十公里比赛,那就只能坚持十公里,多一公里都会很艰难。反正我的体验是这样的。

从更衣室出来,有个小小的咖啡厅,提供自助三明治早餐和免费的咖啡。因为这些方便通勤跑的设施,我常常对自己的公司心存感激。在瑞典由于全民医保,国家特别支持公司里设健身室、为员工提供健身补助。在统计意义上,这等于减少了员工的医疗需求,为国家医保减轻了负担。

img1455285107948img1455267745222

3.

备战今年的第一次半马比赛,也为了庆祝春节,除夕这天我在林中跑了个二十二公里的越野跑训练。

在我家附近,是大约760公顷的Delsjö大型自然保护区。由大Delsjön湖、小Delsjön湖和大片的森林组成。此外,还有一些较小的湖泊和池塘。 Delsjö湖为哥德堡市政提供生活用水。保护区紧临城市,有人建议利用区域的某些部分建设住房,以缓解哥德堡的住房短缺。但因为环保问题和政治分歧,迟迟不能达成协议。在瑞典特别强调各方协商,从来不会简单的行政命令。结果通常是行动迟缓,但也最大可能避免了错误行事。

保护区同时也是Skatås运动中心的驻地,许多慢跑道穿过自然保护区。这里是哥德堡市民最爱的跑步、滑雪、骑行、徒步等训练基地。

我沿着小Delsjön湖跑了一圈儿,又在十公里越野径跑了一圈儿,回到家里正好22.4km。全程没有任何补给,连水都没喝一口。林中小道崎岖不平,平均配速只有6:30,时间长达近两个半小时。这大概是我无补给跑所能忍受的极限吧。希望籍此燃烧了一些脂肪。三月开始我需要加长距离,每周一次携带补给越野跑,或者以咖啡厅作为补给站。

哥德堡中国人不多,城市里没有任何春节的气氛。家人不在,我邀请一位中国朋友一起包了水饺,观看了春晚网上直播(听说也是创新版新闻联播),算是小小地庆祝了一下。

DSC02745

4.

周六晚上和几位瑞典朋友一起观看了《蝴蝶夫人》歌剧首映。去之前我还担心自己会打瞌睡,没想到演出如此成功,现场气氛热烈,不懂歌剧的我也看得十分投入,被蝴蝶夫人的演唱而震撼。

《蝴蝶夫人》(Madama Butterfly),是由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(Giacomo Puccini)创作的经典歌剧。首演在1904年2月17日米兰的史卡拉歌剧院,并不太成功。然而,普契尼没有放弃,大幅修改剧本,改編完成的版本在1904年5月28日再次演出大获成功,更于1907年登陆纽约的大都会歌剧院。

我看的这个新版本是由旅欧的日本籍Yoshi Oïda导演、韩国歌唱家Jung Nan Yoon主演。观众的热情程度以及事后的专业评论证明他们获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
看歌剧的魅力还在于所有观众的正式着装,有点像传说中的上流社会的社交活动。由于是首映,哥德堡的很多名流都到场。朋友指给我看这位是奥运会的三级跳远金牌获得者、那位是瑞典国家足球队的教练等等,简直目不暇接。总之是一次有趣的经历。

butterfly

图片来自哥德堡歌剧院

5.

周日是个雪后初晴的好天。我被灿烂的阳光和晶莹的树枝吸引,带着就怕赶不上的迫切心情,拿起相机跑了出去,拍下了各种各样的树枝的照片。透过简陋的镜头,生活中竟有如此多美妙的时刻。电影《永恒记忆》中说:

透过镜头,你看到了一个需要探索、保留和叙述的世界,摄影是为了那些看世界的人而存在的,他们不会视而不见。

 

trees

 

谢谢阅读,并祝猴年吉祥,万事如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