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周 2016-5/6

“Go for it now. The future is promised to no one.” –Wayne Dyer

DSC02721

1.

清晨六点整,我在布达佩斯酒店的套房里醒来。来这家酒店次数多了,经常会被升级到贵宾房间。与酒店的员工也成为熟人。我经常说,布达佩斯是我在欧洲的第二个家。有些人的旅行目标是到尽可能多的地方一游。而我似乎热衷于某些地方一去再去(不管因私还是因公),喜欢把更多地方变成家的感觉。

我穿好跑步的装备,来到大堂,看见我的同事H已经在等我。出差时遇到爱跑步的同事,经常会约了一起晨跑。

说起来H君本不爱跑步,去年五月我们组团参加5X4km接力比赛时,因五缺一而拉他加入跑团。彼人长期爱好航海与滑雪,身体基础不错。第一次训练六分多配速只能跑三公里,一个月后就进步飞速,比赛时以四分多配速完成了四公里。之后他犯了初跑者难以避免的错误,迅速增加跑步的训练量,由于练得太猛,竟然腿部肌肉拉伤,只好跑休,接受了一段时间的理疗才慢慢恢复。

最近H君一直在练习越野滑雪,二月底会和几位同事一起在著名的瓦萨滑雪赛中一较高低。跑步算是他的交叉训练。

我在布达佩斯晨跑,通常轻松慢跑六、七公里,享受清晨多瑙河的平静,或者利用道路的平坦而进行间歇跑的训练。但每当和同事一起,就容易你追我赶、跑成中等配速。周四和H君一起跑了6.6km,配速5:34。周五又跑了8.6km,配速5:31。这种配速跑的过程中,我们还谈论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,也交流了多瑙河的知识。回到酒店后洗浴、早餐,再开始忙碌的一天工作。

H君是瑞典同事的典型代表,工作中很敬业,也十分重视家庭,同时又有自己的业余爱好与追求。和国内的朋友相比,瑞典同事发财致富的可能性很小,但他们拥有更平衡的发展和幸福生活。在这边久了,我也逐渐有了新的理想,追求平和的生活、简单的幸福。而跑步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。

2.

春节这周哥德堡的天气照常是冬天的黑暗、风雨雪交加。我意志软弱而放弃了晨跑,增加了通勤跑的锻炼。从家到公司,正好十公里左右。一路都有人行道通行,路口也不多。即便是路口遇上红灯,也可以左看右看、小心闯过。这是跑者常用的一招,因为城市小车辆少,一般都没有问题。

六点半出门,七点半前就到了公司。瑞典人有早上班、早下班的习惯,七点半公司里已经很热闹了。我拿上前一天准备好的换洗衣服,来到底层的洗浴、更衣室。更衣室不大,可同时容纳四、五个人。因为设在办公楼里,方便了跑步或骑车上班的同事们。我在这里经常遇到一位产品经理U女士。因为负责不同的产品,工作中我们交流并不多。但经常在更衣室相见,闲谈几次就了解了对方的锻炼习惯、参赛计划。也多了几分熟识感。

这一天我们谈到了五月的哥德堡半马,我告诉她去年的赛事距斯德哥尔摩全马只有一周时间,因此我为了减量而放弃了哥德堡半马。今年我会和她一起参加半马,两周后再参加斯德哥尔摩全马。她说,全马实在太难了,想想看,好不容易跑完了哥德堡半马,然后对自己说,还得再来上一圈!!绝对不行!!我哈哈笑起来,更衣室里还有一位女士也忍不住笑了。

我说,虽然可以跑全马,其实我参加十公里比赛也感觉挺难的。人的精神力量是很神奇的。当知道这是个全马比赛,就会调整到可以适应四十二公里的强度。如果事先知道是个十公里比赛,那就只能坚持十公里,多一公里都会很艰难。反正我的体验是这样的。

从更衣室出来,有个小小的咖啡厅,提供自助三明治早餐和免费的咖啡。因为这些方便通勤跑的设施,我常常对自己的公司心存感激。在瑞典由于全民医保,国家特别支持公司里设健身室、为员工提供健身补助。在统计意义上,这等于减少了员工的医疗需求,为国家医保减轻了负担。

img1455285107948img1455267745222

3.

备战今年的第一次半马比赛,也为了庆祝春节,除夕这天我在林中跑了个二十二公里的越野跑训练。

在我家附近,是大约760公顷的Delsjö大型自然保护区。由大Delsjön湖、小Delsjön湖和大片的森林组成。此外,还有一些较小的湖泊和池塘。 Delsjö湖为哥德堡市政提供生活用水。保护区紧临城市,有人建议利用区域的某些部分建设住房,以缓解哥德堡的住房短缺。但因为环保问题和政治分歧,迟迟不能达成协议。在瑞典特别强调各方协商,从来不会简单的行政命令。结果通常是行动迟缓,但也最大可能避免了错误行事。

保护区同时也是Skatås运动中心的驻地,许多慢跑道穿过自然保护区。这里是哥德堡市民最爱的跑步、滑雪、骑行、徒步等训练基地。

我沿着小Delsjön湖跑了一圈儿,又在十公里越野径跑了一圈儿,回到家里正好22.4km。全程没有任何补给,连水都没喝一口。林中小道崎岖不平,平均配速只有6:30,时间长达近两个半小时。这大概是我无补给跑所能忍受的极限吧。希望籍此燃烧了一些脂肪。三月开始我需要加长距离,每周一次携带补给越野跑,或者以咖啡厅作为补给站。

哥德堡中国人不多,城市里没有任何春节的气氛。家人不在,我邀请一位中国朋友一起包了水饺,观看了春晚网上直播(听说也是创新版新闻联播),算是小小地庆祝了一下。

DSC02745

4.

周六晚上和几位瑞典朋友一起观看了《蝴蝶夫人》歌剧首映。去之前我还担心自己会打瞌睡,没想到演出如此成功,现场气氛热烈,不懂歌剧的我也看得十分投入,被蝴蝶夫人的演唱而震撼。

《蝴蝶夫人》(Madama Butterfly),是由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(Giacomo Puccini)创作的经典歌剧。首演在1904年2月17日米兰的史卡拉歌剧院,并不太成功。然而,普契尼没有放弃,大幅修改剧本,改編完成的版本在1904年5月28日再次演出大获成功,更于1907年登陆纽约的大都会歌剧院。

我看的这个新版本是由旅欧的日本籍Yoshi Oïda导演、韩国歌唱家Jung Nan Yoon主演。观众的热情程度以及事后的专业评论证明他们获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
看歌剧的魅力还在于所有观众的正式着装,有点像传说中的上流社会的社交活动。由于是首映,哥德堡的很多名流都到场。朋友指给我看这位是奥运会的三级跳远金牌获得者、那位是瑞典国家足球队的教练等等,简直目不暇接。总之是一次有趣的经历。

butterfly

图片来自哥德堡歌剧院

5.

周日是个雪后初晴的好天。我被灿烂的阳光和晶莹的树枝吸引,带着就怕赶不上的迫切心情,拿起相机跑了出去,拍下了各种各样的树枝的照片。透过简陋的镜头,生活中竟有如此多美妙的时刻。电影《永恒记忆》中说:

透过镜头,你看到了一个需要探索、保留和叙述的世界,摄影是为了那些看世界的人而存在的,他们不会视而不见。

 

trees

 

谢谢阅读,并祝猴年吉祥,万事如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