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周2016-2

“We have an unknown distance yet to run, an unknown river to explore.” – John Wesley Powell

DSC02362

1.

这里是布达佩斯的一条步行街。街道两旁布满了咖啡厅,餐馆和旅游纪念品商店。旅游旺季的时候这里人来人往,十分热闹。即便在冬季,游客不多,各家小店也十分努力,充分利用自家门前的户外,或展示商品,或展示各种美食,以吸引路人的兴趣。我经常穿梭在这条街上,只为了体会作为游客的感觉。来的次数多了,对这条街熟悉得就像熟悉王府井大街。出国前我曾在王府井大街的新东安写字楼里工作了五年多。

我也喜欢凌晨的步行街。所有的店铺都已收拾整齐,只留下最重要的橱窗亮着灯。街上空无一人。我喜欢沿着这条街慢跑热身,再转到多瑙河沿岸进行晨跑训练。街的长度大约700米。周四我决定在这里进行4组1km+1:30的间歇跑训练。和它平行的另一条小街虽不是步行街,但凌晨的时候也几乎没有车辆。这样我就相当于有了1.5km左右的跑道,正适合间歇跑。路很平,我跑出了4个4:35左右的配速,心率在160至165之间。

骑滑板车的这位就在步行街的尽头,看到他我就右转从小街跑回回步行街的起点。

DSC02267

 

2.

布达佩斯的玛格丽特岛是跑者聚集的场所。环岛的跑道全长5.5km,一度破败,经过去年的修葺之后新的状态几乎完美。周六我决定来这里进行配速跑的训练。今年我的马拉松目标配速5:27, 半马目标配速5:07。在玛格丽特岛上我跑出了 5:06, 5:04, 5:15, 5:03, 5:07的公里配速,基本达到了目标。加上前后5km热身和5km冷身慢跑,累计跑量15km。

DSC02366

 

3.

布达佩斯最重要的建筑几乎都在多瑙河的两岸,河上的桥很多,连通着布达和佩斯,也因其美丽而成为各种摄影作品的主角。我的常住酒店离自由桥很近,通常沿着河岸向北跑,到链桥或玛格丽特桥返回。

从自由桥向南,是公司附近的裴多菲桥。我通常步行上班,对自由桥到裴多菲桥之间的河岸,应该是很熟悉的。但其实我和同事们形成了在布达一侧河岸步行的习惯,不知什么原因,从来未曾尝试过佩斯一侧的对岸。

今天我打算探索一条新的路线,决定由自由桥经佩斯河岸向南,到裴多菲桥,以及更南的拉科奇桥,再转向北,沿途经过希茜皇后桥,链桥,到玛格丽特桥,最后返回酒店。我还打算要在这六个桥上都跑步穿过。这样就跑出了一条新的有意义的路线,共17km。我还发现自由桥到裴多菲桥,拉科奇桥之间的佩斯河岸是绝对完美的跑步路线。而我竟然在多次造访后第一次发现这条路线。Never stop exploring!

今天的气温降到了零下,不过比起哥德堡当天零下十五度的气温,布达佩斯还是很暖的。我虽然想念哥德堡的大雪,也感谢布达佩斯适合慢跑的冬季。活在当下!

在城市里慢跑,最怕各种交通路口。布达佩斯有这长长的多瑙河,有这些美丽的大桥,竟非常适合长距离的慢跑。

路线图和六座大桥的分布:

Bridge Run

自由桥

DSC02450s

裴多菲桥

DSC02434

拉科奇桥

DSC02440s

希茜皇后桥

DSC02466s

链桥

DSC02482s

玛格丽特桥 (摄于秋天)

DSC_0277-2

本周跑量46km,全年跑量91km。

4.

刚下了决心今年不会购买任何装备,就发现来布达佩斯出差两周竟然忘带Garmin620的充电线缆。在公司询问一圈儿,没有找到任何人也有620的信息。有人发现整个布达佩斯只有Garmin专卖店有一个620充电线缆,售价5500福林(相当于人民币120元)。

我想应该允许例外情况下的购买。比如说参加比赛的强制装备。这个充电线缆也算是例外,将来可以放在行李箱里作为旅行专用,也就不会再忘带了。

好吧,Garmin专卖店只在工作日9点到17点之间开门,为此周四下午三点半我就离开了公司,乘地铁来到了位于城市边缘的专卖店。看到门口Garmin的标识,立刻觉得安心。果然,友好的店员们几经翻腾,找出了这个唯一的配件。他高兴地看着我说:”只有这一个了”。我掏出钱包,痛快地付了现金给他。

DSC02304 DSC02307

我也大致参观了一下这家专卖店。地方不大,摆设地更像是售后服务站。想到这是匈牙利全国唯一的Garmin专卖店,就觉得自己来到这里有点特别,有趣。拿着崭新的充电线缆,整个人都好了。虽然有5km左右的距离,我决定沿着多瑙河沿岸,慢慢地走回酒店。夜色渐渐的深了,经过著名的国会大厦时,我忍不住拍了张照片。

DSC02475s

 

5.

哥德堡机场有一家Pocket Shop书店,我经常在这里碰运气,见到好书,就买一本带到飞机上看。这次来布达佩斯的旅行,就运气极好,买到了英文版的”The Expedition”,书里说的是瑞典人Andree一百多年前热气球探险北极失败的故事。

DSC_0048

Andree来自小城Granna。夏天我们全家在Granna访友旅行时,曾在Andree博物馆停留。当时时间太紧,并没有仔细参观,可也知道了历史的大致情况,Andree以及两位同去探险的年轻人都不幸牺牲,牺牲地点以及尸体遗物等在37年后才被人发现。我还听说了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作者Bea Uusma,生于1966年,竟然对此事件着迷,花费了15年的时间详尽调查,呕心沥血,为了搞明白三人的死因,竟然在三十多岁时还花费四年读了医学院。

买到这本书后,我几乎一口气读完,达到了夜不能寐的程度。我对北极探险充满好奇,可我更加关心Bea的研究工作,可以说我对她也有些着迷了。她的这十五年调查研究本身也是一个探险,虽然最后还是不能百分百明确事故的真相,但已经研究到极致了。我实在想不出她在这件事上还能有什么可做的。

在当今浮躁的世界里,这本书告诉我,总有人可以专注,总有事情值得专注。

DSC_0113

谢谢阅读,祝新的一周愉快!